蘇光明ok-2560

農業專家


蘇光明

「專注油茶 為作農感到驕傲」

位在台中新社的東榮農場,蘇光明以他長年的經驗與農產技術,種出了品質、口碑極佳的水梨,良質的農產品多次受到報章雜誌的報導,也是遊客們喜愛逗留的農園,見到水梨長成一片天後,蘇光明也沒閒著地投入了苦茶樹的領域,承租下老園、進行改造,迄今七年,仍立志讓苦茶樹成為令人驕傲的台灣農產。

1.一個人從事的職業,多少都跟成長背景有關,可以跟我們分享家庭故事或成長背景嗎?是怎麼從最初種水梨到現在種苦茶樹,是什麼樣的心路歷程讓你改變?
我從小就都是做農,以台灣的農業來講,農民都是第一個的生產線,後面第二級、第三級是靠人家來做,所以像水果賣不出去,就要拜託人家買,或是賤價、賠本。後來接觸到油茶,發現這是從老祖宗留下來、是很好的作物,常常聽到人家講他家裡頭苦茶油都不夠賣,才跳入這個深淵,一跳下去才發現做這個至少要二十年。

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當初在改變時,以鄉下來講,年輕人去改變時大家的眼睛會亮著看,有些是祝福,有些不是祝福你,是要看你落漆(台)。種苦茶油最大的壓力是來自於旁邊的人,爸爸、親朋好友都反對,說你花這麼多金錢去做,要是人家不要你的東西,就一定賠錢,根本沒辦法賺錢,但是,我們都覺得應該有前途啊!我們說一分耕耘、一定一分收穫,沒有耕耘一定沒有收穫。

曾經有段時間我就像被鬥敗的公雞,沒有賺錢就要找出原因,所以會去記錄,抓出原因在哪。台灣農業長期以來,農作物一收成,只要量大,價格就很悲情,我跟你買個水果是來同情你,柳丁一斤一塊錢的時候我來幫忙收購。長期以來都是在「守」,沒有走出去,台灣小小的,要怎麼走出世界?怎麼跟世界繼續競爭?農業必須是一個可以「攻」的產業。

做農業是要長期經營的,不是看一年兩年,是要這一代、兩代三代可以接下去做的產業。油茶產業應該是很有前瞻性的,第一個是因為苦茶油是從老祖宗就留下來的智慧,食用苦茶油可以顧胃,現在的人講求身體健康,吃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,現在要吃好、吃巧。第二個是可以做保養。第三個是苦茶油的架上壽命很長,保存期限可以兩年,跟水果不一樣,水果今天沒有賣完,明天就賣不出去了。所以這是吸引我加入油茶的部分,做到現在,今年是第七年。

2.在我們心中的蘇大哥是農學實驗家,可以跟我們分享你在農業上種植的策略是?蘇大哥把每一顆苦茶樹編號、拍照、記錄,這樣的栽培管理的目的是?
在水果的經營上一般是園藝化管理,以收入為第一目標,而油茶園一般是像森林一樣的放任式管理,而我把過往的經驗在油茶上、請專家(黃德雄老師)來做園藝化管理,讓油茶可以達到經濟規模的產量,所以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在做苦茶樹的整枝修剪,加上這是一座老苦茶園,每一棵樹生長過程不盡相同,所以每一棵樹編碼、綁上不同顏色的繩子做生長狀態的識別、每隔一段時間就記錄,我們便能清楚掌握苦茶樹的生長。

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3.苦茶油的種植過程中,有經歷過什麼難忘的事情或是挑戰?
當初我們信心滿滿的,開玩笑說:種植苦茶樹一定沒問題,從小種到現在,有農業基礎在。結果一進去這個產業,長者在觀念上覺得這很簡單,我們問不出要的東西,所以就轉往農政單位,但也問不出答案,通通沒有資訊、非常薄弱,只好開始上網看中國那邊的資訊,因為我們有一個底子存在,所以就自己去摸索、去試。一開始,苦茶樹結果時比過往多了好幾倍,但到了採收時卻又比往年少了好幾倍。找不出原因、也問不出個所以然,自己就去做記錄,到後面才知道,油茶栽種最大的問題就是「品種」。

以前在種的時候裡面有大樹、小樹,同一塊園子裡,有的直徑 10 公分、有的 8 公分、6 公分,大的樹我們一定對她好一點嘛,後來發現我們對她好的時候為什麼她不對我好、不結果?為什麼同樣時間種的長得卻不一樣,長這麼大的是會吃不會做(台語),小的卻結果結得很多。所以我們一直做記錄,才知道很多其實是開花很多、但不結果,後來才知道油茶以前都是用實生苗,變異性太大了,跟人之間的差異一樣。

農民在沒有收入的狀況下,也不會想去深入了解,台灣現在油茶都是放任式管理,園裡沒有收成會繼續種下去嗎?兒子看了就不會想要踏入這個產業。一百個農民在種苦茶樹,一百零一個說不可以種,其中一個是沒有種的,也說不要種苦茶樹,因為旁邊看的人就知道沒有收入啊,所以我們要做第一百隻猴子的故事,就是去做、去影響身邊的人。

4.苦茶籽、苦茶油,在時代背景下其實具重要的意義,你認為在你心中苦茶籽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?
油茶是很好的東西,台灣就一個土地,大地之母是土地,土地的守護神是農民,所以農民應該要很驕傲。這個產業的進入門檻不是很高,其實是很有前瞻性的產業,希望產業做好可以蓬勃發展起來。做農業不是看現在今年可以賣多少東西,是要看長遠的規劃,不是這一代弄完,下一代就沒有明天、沒有前瞻性,我希望我們這一代做好,讓下一代很輕鬆。我們視野放寬一點點。不是賣給親朋好友而已,我們希望可以把這個東西踏出去、往國外繼續發展。

從做農業上來講,辛苦嗎?其實也不會,主要是有興趣。誰走錯誤的路越少,就越好,我們希望下面要走這條路的人不要再走冤枉路了,就會更容易成功,希望更多人來看,把我們的經驗給大家分享,我們錯誤的路希望大家不要再走這了。做好規劃的話,不只這一代有收入,說不定兒子、孫子,會說爸爸跟爺爺有眼光,也能對這個產業感到驕傲。 

5.你怎麼看台灣苦茶油產業的狀態呢?對於復耕苦茶園的人有什麼提醒與建議?
我覺得「觀念」很重要。第一個,從老園開始管理的話,「矮化整枝」很重要,很多人都說整枝會減產,其實是看方法,不一定會減產,而油茶一定要從矮化開始,花三年到五年,會增加產量,而且矮化的話,人工節省許多。油茶有分品種,早花、中花、晚花,自己先做個記號,用顏色管理,採收時間錯開,是基本的功夫,這對產量跟品質一定有益。第二個,如果從新園開始的話,「品種」很重要,很多人種實生苗,用好的品種去嫁接,或是用扦插苗,種的時候一定要選到優良的品種,才不會種下去六年就沒了,因為實生苗一定會變種,這個很重要,不要種下去六年才發現是一場誤會。

對於復耕苦茶園我要給予的建議是這些,不是有種就好,只要是好的品種,互動就會好,我對她好、她也會對我好。我做到現在是第七年,這是我的經驗,我就像是隻打不死的蟑螂。

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文字:PennySaf
攝影:Jared Yeh
場地:台中市新社區東榮農場


comments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