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德雄1-2560

農業專家


黃德雄

「剪枝達人轉戰油茶追求未知」

笑說人生七十才開始的黃德雄老師,頂著大學畢業的學歷,不走父親安排好的路,毅然決然投入台灣農業的行列,他談起自己年輕時與父親有關的事情,說仍會覺得難過。人生的第一個轉彎在年輕的從農路上,而到了六十歲,經歷過身體上的病痛與折騰,接觸到苦茶油,親身體會到苦茶油的確如老祖宗所言,對於胃潰瘍有成效,如今跟蘇光明大哥一起,在油茶園裡,找到了人生的下一條路,將他的農業所長應用在新時代的油茶復耕中。

1.一個人從事的職業,多少都跟成長背景有關,可以給我們分享家庭故事或成長背景嗎?黃老師大學畢業後為什麼最後會決定以農為業呢?又是怎麼走上種油茶這條路的?
我們家是住在台中石岡,我是土木系畢業,當初一開始決定投入農業,就被我爸罵得要死、家裡也不諒解,我為什麼不走爸爸安排好的路。我爸在我念書時種了很多次的檸檬,結果每次價格好的時候他種,價格低的時候他又砍掉,下一波價格好的時候又種下去,那時候我高一,沒有上課的時間都要工作,我挑一擔一百台斤的檸檬,爬了 500 公尺的爬坡,挑到終點後一斤只有五毛錢,價格非常低,給我的感受是非常累、背很沉重。後來到了我退伍、24 歲的時候,我開始去了解為什麼我爸種檸檬都是賠錢的,我去找資料,發現是很規則的曲線,二十年的記錄中,五年價格好、價格低,我爸每次都是在最高峰的時候種下去,結果的時候價格低了,價格谷底的時候砍掉。這給我很大的震撼,為什麼這麼盲目地在種?我就開始租果園,租的那年一台斤十五塊,還可以,第二年一開始採收的時候十七塊,我去跑了全省的產區,主要在高雄,一出火車站叫了輛計程車,請他帶我這天早上去看檸檬產區,結果司機說:「我以前是在收購檸檬的,兩個鐘頭我把你 run一趟。」那時高雄產區的檸檬都採收完畢了,在採收的時候,我在想農民為什麼是弱勢、價格由盤商操控?所以進一步的作法是聯合起來,控制每一天的出貨量、固定量的輸出,那一年家裡有些債務就都還掉了,這讓我知道農業是有很多空間的,從那時候開始。

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後來我開了有機資材行,到去年身體不好,就退休下來養身體,剛好蘇大哥找我,從此走入了不歸路。檸檬跟油茶不同的地方在於、檸檬是有資料可以找,油茶可以找得到的資料都是先進國家做研究調查分析。油茶剛好在中國大陸跟台灣有在生產,這兩個國家都沒有做這些研究,多半都是歐美或日本,所以農業上我們在引用的資料都是這兩個地方。這也是讓我覺得很好玩的地方:沒有地圖,要自己去找路,讓我覺得可以重新尋找生命、怎麼走下去。

2.為什麼會如此強調修枝的重要性?在我們看來修枝的工作就好像在修行,你是用什麼樣心境在對待每一顆樹的?你會如何去了解他們呢?
我們台灣的農業算是很前進、進步的,剪枝算是基礎工程,像日本跟德國、美國在這部份從一開始就是整套的,第一年該怎麼整、第三年到成樹都是一套,可是台灣沒有,這些資料都有引進,但沒有人這樣做,所以枝條大多都是亂象。我舉高接梨當例子,當初石岡鄉農會從日本鳥取縣引進技術,引進第三年的時候鳥取縣的農協來,指導員看完後,問了一句話:「看了一天,怎麼沒有看到有一座果園是真正像樣的梨園?」我爸就納悶,今天帶去的已經算是管理比較好的果園,但是沒有做好的枝條管理其實會去違反它的生理。

剪枝其實是很基礎的部份,我有時候會去幫朋友改造果園,面積大概有 0.7 公頃,產量三四萬台斤,我說這個台灣椪柑的平均產量是四五萬台斤,如果看國外(巴西)起碼一萬以上,怎麼差那麼多?主要是差在剪枝。基礎功能做好,單位面積產量會比較高,也比較不會有隔年結果的狀況發生。

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3.苦茶籽、苦茶油,在時代背景下其實具重要的意義,你認為在你心中苦茶籽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?你怎麼看台灣油茶產業的狀態呢?對於復耕苦茶園的人有什麼提醒與建議?
當初要開始做的時候,家人都笑我,都說:大哥你幾歲了!我很喜歡米蘭‧昆德拉的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,當你知道這一生就是幾歲會死,還會有勇氣活下去嗎?這本書影響我很深,我不要活在已知的世界,我要活在未知的世界,我一直是這樣的。中國五千年來都停留在維生這階段,到了現在,追求的可能就不一樣了。苦茶籽這個產業真的還沒形成,是剛開始起步,所以我問:我們為什麼沒有自信把苦茶油形容成東方的橄欖油?明明我們比橄欖油好很多,為什麼這麼沒有自信?所以我們可以好好把這個產業做起來,然後讓全世界都可以享用得到。

 

文字:PennySaf
攝影:Jared Yeh
場地:台中市新社區東榮農場


comments
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