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pyrightt© 茶籽堂 / Jared Yeh

人情味餐桌上的幸福

作者/PennySaf

苦茶油香,串連了時代以及地區之間的記憶,存在於閩南人、客家人、原住民等族群之間的餐桌與生活中,老一輩的煎煮炒炸中伴著苦茶油的味,生活的保養保健也始終有苦茶油的一席之地,有時因為產量不多,對農民以外的用油人而言,也是極為珍貴的一項大禮,餽贈之餘,也聊表送禮人的心意與祝福。

在那純樸的舊時光裡,勤儉是台灣人共享的精神價值,一切當省則省、餐餐清淡簡單,只有在特別的時刻,餐桌上才會出現蛋肉等好料,還有苦茶籽榨出的苦茶油。

當時,每次懷孕生產都是與閻王下的賭注,為了媳婦孫兒的健康,長輩總會取得珍貴苦茶油燉煮苦茶油雞湯、炒腰花給媳婦顧身體、坐月子,那蒸騰熱氣中的苦茶油香,是婆婆不言而喻的疼惜,也是迎接新生命的歡欣。

逢年過節更是苦茶油出現的重要時刻,一家老小圍著滿桌菜餚,沐浴在苦茶油香裡,給孫子夾一個苦茶油煎蛋、替阿公盛一碗苦茶油雞酒,共同品嘗唇齒間的香醇和家人間互相傳遞的關懷,這就是團圓的幸福。

許多作家在書寫時,苦茶油的味道承載著過往豐富的情感,猶如苦茶油本身是凝聚了油茶一年份風吹日曬雨淋所生養出的精華,而僅僅是簡單的一碗苦茶油麵線,也深深依附在記憶的根源,可說是在諸多散文作品之中長存的一道菜式。

「在我面前常常飄蕩著一縷縷客家茶油的清香。」

福建客家作家連允東細數著在苦茶籽收穫季節,採苦茶籽、剝苦茶籽、曬苦茶籽、榨油是家鄉日常的風景,一擔苦茶籽伴著一擔希望,與客家山歌唱和,剝苦茶籽時也是閒話家常的時間。

「茶油是山的精華,是山之珍品,也是山裡人希望所在。其色澄黃透亮,其味醇厚清香,它滋潤著山裡人的日子。」

然後到了「打油」時間,黑漆漆的苦茶籽最終竟成了黃澄澄、晶亮的苦茶油,是為農人一年來最激動的時刻。婚喪喜慶時上桌的菜式都用苦茶油烹煮,煮成了炸米餜、煎魚片、煎薯包;農人透過自製的苦茶油販賣、換取其他生活用品;日常烹煮時加入苦茶油提味、提鮮、去腥燥;產後孕婦調理,或一般人身體不適時,苦茶油也能成救急良品。隨著文字的記述,苦茶油的氣味,也宛如陣陣飄蕩至讀者的眼前。(出處:連允東〈客家茶油飄清香〉,2012)

「那段悲傷的日子,我有時忘記吃飯,往往煮了些麵線,拌以蔥花和蒜末,淋上苦茶油,風味甚佳,好像有什麼幽黯被啟明,被撫慰。」

在台灣的土地上,當飲食作家焦桐回頭憶起苦茶油,是自悲傷的時刻友人捎來以兩瓶親製苦茶油所代替的慰問開始,這樣一份獨特的慰問,卻也療癒了他的身心。

「苦茶油連接著我的童年,外婆,母親,和台灣人的集體民俗療法,直到少年時,猶經常有人挑擔穿街走巷叫賣。」

沿著記憶的路徑,他一路走回現下,悲傷襲擊時無法好好地面對生活與餐食,因此有時便以煮好的麵線,拌上蔥花跟蒜末,再淋上苦茶油,從極佳的風味寫到焦桐心中無以名狀的幽黯,苦茶油溫暖厚實的味道充實了感官,溫潤的觸感掩上了心頭的傷,就好似古時候作農時可用以救急、塗抹傷口的苦茶油之用。同時,焦桐也聯想到當代所面臨的油品摻偽、黑心風暴,只企盼這一瓶引領他渡過低潮的油品,能持續地在台灣土地上繼續發光、延續著這溫暖醇厚、撫慰人心的滋味。(出處:焦桐〈三少四壯集-苦茶油〉,2014,中國時報)

苦茶油除連結了餐桌上的人情記憶外,販賣苦茶油的走販也是過往台灣人識得苦茶油的景色之一,農民自行栽植油茶,並拿去榨油廠製成油,剩下的茶箍(又稱茶餅)製成含有茶苷的清潔用品,自用也販售,透過走賣的路徑結識熟客,在重要的節慶時刻作為贈禮或是大菜的烹調,是最原始的連結人情義理的飲食與生活文化。

現代,持續在路上復興著苦茶油之好的農民、廚師、專家們,則是不厭其煩地重述著苦茶油所能給予的豐富與幸福,台菜詩人林祺豐所撰的茶油小品,寫出苦茶油的好,以及現代的沒落、渴望傳承的情緒,「一粒茶籽 一生氣味/說出一段台灣深情味」1,與記憶相依相生,苦茶油的氣味至今仍在這片土地上飄散著。

 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[1] 出自徐仲部落格


comments

TOP